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去年的这个时候仿佛还是昨天,忽然就又老了一岁……

想起当时忐忑地迎接颜宝的降临,真是又激动又紧张,生怕准备得不够,生怕自己做得不好。然后等真正降生了的时候,发现无论怎么准备怎么研究都是不够的,每个宝宝生来就不一样,而新手父母只能在过程中边学习边成长。

周日去看了一个朋友的宝宝,刚满月,白白嫩嫩蜷缩在摇篮里,恬静地呼吸,颤颤巍巍摆弄着她纤细的小手,薇激动地问我颜宝刚出生的时候也这样吗,怎么好像都完全不记得了……是啊,突然想起来也是快一年了,这个过程有时候很辛苦很崩溃很无助,有时候又很暖心很高兴很温馨,怨怼的时候恨不得宝一夜之间十八岁,而转头一想又后悔没有好好陪伴记录她长大的每一刻,遗憾自己错过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幸福的时光。不过话说回来,生活哪里又不是这样的呢……

这一年中很开心和家人团聚了几个月,和颜宝度过了许多亲子时间,和老婆一起风雨同舟坚持下来了,她真的非常不容易……也很开心把关键的计划开始落实了。总体来说和以往一样,除了穷,基本上是很满足的……

重点说说在纠结或者不开心的吧,首先是大选,支持率最高的中右翼政党国家党被对手联合组阁击败了……造成了对我们来说最恶心的局面,中左翼的工党,极端左的绿党和极端右的优先党上台执政……很多人可能觉得无所谓,但是他们的政策每一条都拳拳到肉切实地影响着我们……削减移民可能会推迟我们的父母团聚计划,取消减税会让我们每年多付一些钱,更严苛的租房法律、禁止海外买家购买现房等等组合拳可能会影响房市汇市,一些更多的无谓福利会加重财政的负担,大幅提高的难民配额已经引起了治安方面的担忧,再加上可能在路上的税改……当然我知道左派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让新西兰停下来等一等它的人民,试图关注弱势群体缩小贫富差距专注和谐社会,提高公共开支,力图保障新西兰利益优先……绿党的免费心理咨询也确实深深击中了我,想起了一个人,如果他出生在这里,也许事情会好很多……但是毕竟有句话说得好,“谁在20岁时若不是一个左派,这会令人怀疑他的良心;但是,谁在30岁后坚持此见,这会令人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正常。” 整个大选期间我也在各种英文媒体的评论区和左派们深入交换过意见,也有可能是成长背景不一样吧,关注点也不一样。Anyway,还是要忍三年,虽然有些不爽,但是毕竟也不是世界末日,只能随波逐流,既来之则安之了……

其次是这几年来多多少少尝试过做很多工作之外的项目,也有过很多想法,只是大多要么无疾而终要么潦草收场,浪费了不少时间精力的同时,对个人的履历和 personal brand 也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当时一起做的小伙伴现在基本都是 CTO 啊 director 啊, 要么就是去海外跑到了更高更好的平台,最受刺激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已经是估值几亿美金的公司的 CTO 了……祝福欣慰的同时不禁怀疑到底是因为自己是猪队友带不动呢,还是真的有些事情确实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去完成。说实话也老大不小了,毕业已经很多年了,同学们多多少少都混出了名堂也有了不小的成就,如果继续蹉跎的话真的压力很大……再加上我们小家庭本身对更好的生活有所期待,即使不横向对比我也需要好好踏踏实实做好一些事情了,但暂时还是有点 lost, 没有比较具体的方向。如果谁有什么想法意见建议之类的,非常欢迎随时撩我。

希望新的一岁,在和颜宝一起成长的同时,可以实现更多的目标,顺利地完成我们的计划,真正找到可以为之奋斗的事业,加油~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